因此

2020-08-11 13:04

广西3月1日正式实施新政

只要出去见到小朋友在玩,儿子就往人家身边蹭,就算别人不理他,他也是乐呵呵地待在一旁看。

很多“单独”家庭已经等不起

她说,根据调查,“单独生二孩”政策对70后的影响较大,他们显得更为积极。

省计生委曾表示,河南在积极贯彻落实中央政策的同时,还必须制订符合河南实际的实施方案。同时要按照重大问题决策程序,提交省有关领导机关进行科学决策,并向国家卫计委备案后,提交省人大常委会修订《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然后才能组织实施。这需要一个过程,但一定会尽量加快工作进程。

国家刚宣布“单独能生二孩”政策,第二天她就去医院取了避孕环。因为再不抓紧,“奔四”的她很可能失去再生一个的希望。省人大代表带着众多“单独”家庭的呼声,建议我省尽快落实“单独生育二孩”政策。

广西3月1日将实施新政 北京正在审议相关条例 河南尚无修订时间表

为此,她建议,河南尽快实施“单独生二孩”政策,争取在一季度内修正《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最迟不超过上半年。条例修改后,应要求各地立即实施,不能出现落实政策行动滞后现象。

调研

经验

“河南是最后一个放开‘双独生二孩’的省份,新政策具体实施时间不能再往后拖了。”董广安说。

此外,《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草案》已经北京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审议修正,2月将进行第二次审议并交付表决。如果进展顺利,北京最快也将于3月1日起实施这一政策。

而更让她心疼的,是儿子的寂寞。

“作为我国第一代独生子女,上一辈已经为我国计划生育政策作出贡献,而现在,很多70后独生子女性已经临近甚至超过35岁高龄产妇界限。”董广安说,出于人性化考虑,我省也应尽快实施“单独生二孩”政策。

电视广告推销玩具,一匹会眨眼摇头的毛绒小马,要600多元。儿子闹着要,谢女士觉得是无理要求。可听到儿子委屈地说“你们不在家没人跟我说话”时,谢女士的心一下软了。

省计生委表示,在开始启动新政策时,已经积累了一部分符合条件的“单独”夫妻。就河南来说,按女方27岁生育第二个子女推算,当前产生的生育堆积为35万对。如果这些“单独”夫妻都在政策启动后集中在一两年内生育,可能短期内对人口出生影响较大。因此,如何合理制订“单独”夫妻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实施方案是一个重要课题。

倾诉

众多“单独”家庭万事俱备就等河南政策落地

谢女士生于1977年,标准的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小时候,她一直觉得自己比别的同龄人幸福,吃得好穿得好还不用担心有人跟她抢。可如今到了“奔四”的年龄,她更感觉到的是压力山大。

从呼吁“双独生二孩”到“加大对失独家庭帮扶”,省人大代表董广安连续多年在省两会上提出合理调整计生政策的建议。昨日,董广安对商报记者说,今年她将在两会上提交关于“河南尽快落实‘单独生育二孩’政策”的建议。

看着儿子寂寞成长父母更加心疼

尽快实施对人口出生影响不大

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我省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为12.72%,相当于每8个人中就有一个是老人。与此相反的是,低年龄段人口比重明显下降,14岁以下人口比例下降近5个百分点。

光和丈夫比,就能比出悬殊。丈夫兄弟两个,去年公公住院,兄弟两个轮流值班。而谢女士母亲去年住院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医院、单位、家之间来回跑。

河北媒体也报道,河北的“单独二孩”政策预计将在今年上半年出台。

据悉,修订《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已列入省人大常委会2014年至2018年地方立法规划,今年有望修订,但何时修订尚无具体时间表。

可是,这个政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在河南落地呢?

首席编辑 方毅夫/制图

难题

母亲心疼她,撵着她不让她到医院陪。“每天,60多岁的老人,自己拎着输液瓶要走过一个长廊才能上厕所,到现在我想起这个画面还非常难过。”谢女士说。

希望终于在去年年底降临,国家计生政策调整,“单独”家庭也可以生二孩了。虽然已经37岁,谢女士和丈夫还是立刻达成共识,一定要再生一个。知道这个消息,儿子最高兴了,天天盼着家里能有新成员。

随着儿子渐渐长大,再生一个的愿望在谢女士心里越来越强烈。“就是想让儿子有个伴,否则等我们老了,儿子的压力更大。”谢女士说。但她和丈夫都在省直机关工作,想生二孩,根本没戏。

我省曾经测算,河南目前约有“单独”夫妻100万对,预计今后一个时期内,每年将会新增15万多对“单独”夫妻。

很多第一代独生子女已“奔四”,快要等不起了政策再不落地,他们希望可能要落空

呼声

我省

1月13日,广西传出消息,3月1日起正式实施“单独生二孩”政策。

“妈妈,喝牛奶去。”自从郑州的谢女士对儿子说可以给他生个小弟弟后,这个5岁的孩子,每天晚上都记得提醒妈妈补充营养。

省统计局有关负责人曾表示,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和医疗卫生保健事业得到巨大改善,特别是人口生育率持续保持较低水平,人口老龄化进程正逐步加快。

今年有望修订“条例”

外省

董广安说,根据河南放开“双独生二孩”经验来看,2011年年底,河南启动这项政策前,我省的一项专题调研结果曾预测,河南实行“双独”夫妻生育第二个子女政策后,全省每年将多出生1.8万人左右。而根据实际统计,两年来,河南“双独”家庭申请二胎生育指标的只有600多例。“这充分说明,在生活高成本、快节奏的背景下,选择再次生育的相关人群远远低于预测人群,尽快实施‘单独生二孩’政策对人口出生影响不大。”

开封的王华(化名)也是独生子女,今年36岁。她说,身边几个闺蜜,都是“单独”,大家现在孕检已经做了,叶酸也吃上了,万事俱备,就等省里“一声令下”。

身为第一代独生子女照顾老人压力山大

有利于缓解人口结构性矛盾

董广安说,由此可见,尽快实施“单独生二孩”政策,有利于缓解我省人口结构性矛盾。

广东省回应称相关调研情况报告于去年12月中旬就上报了国家卫计委。

在调研阶段,董广安接触了很多谢女士这样焦虑的“单独”家庭。